当前位置:中国武术协会网 > 女儿“吐槽”救治专家母亲:妈妈是个征战在“生死线”上的“工作狂”

女儿“吐槽”救治专家母亲:妈妈是个征战在“生死线”上的“工作狂”

  (抗击新冠肺炎)女儿“吐槽”救治专家母亲:妈妈是个征战在“生死线”上的“工作狂”

  (抗击新冠肺炎)女儿“吐槽”救治专家母亲:妈妈是个征战在“生死线”上的“工作狂”

  呼和浩特3月11日电 题:女儿“吐槽”救治专家母亲:妈妈是个征战在“生死线”上的“工作狂”

  记者 张玮

  “从我记事开始,妈妈就整天不在我身边,每天忙忙碌碌,不见踪影。自从17年前那场‘非典’后,她就更忙了……”11日,诺敏对记者“吐槽”道。

  诺敏眼中的“工作狂”妈妈是内蒙古自治区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科主任云春梅。

  2020年春节,内蒙古暴发新冠肺炎,云春梅被调到内蒙古医疗救治专家组任呼吸与危重症小组组长。从那天起,诺敏已经40多天没和妈妈好好见过面、聊过天。近日,她通过自己亲手写的一封信表达了对妈妈所有的情感。

图为新冠肺炎期间,每天早晨进行远程“查房”的云春梅。 张玮 摄 图为新冠肺炎期间,每天早晨进行远程“查房”的云春梅。 张玮 摄

  在诺敏的记忆里,她“得不到”妈妈的时间不光是这40天,而是20多年。

  “今天可以写不完一个项目报告,但病人的生命却等不得搁置。”这是云春梅常对诺敏说的话。

  看病历、分析病情状况和诊疗方案、查阅医学文献、编写教案、培训课件………

  诺敏在信中写道:“这么多年,妈妈经常把这些工作带回家。无论小时候‘稀罕’妈妈粘着她的我,还是长大后不舍得打扰她的我,对我和她的聊天内容一直‘后知后觉’。”

  诺敏说,无论时间怎样流逝,周遭几多变化,妈妈还是那个一提起工作就打了“鸡血”的妈妈,连医院院长都戏称她是“钢铁做的”。

  长大后的诺敏看着云春梅白发已爬上双鬓,却依然征战在“生死线”上,她明白了生命的意义,也理解了医生的职责。

  云春梅一家从上世纪90年代就住在医院后面的家属院。诺敏说,近30年,妈妈就是不愿搬走,她总说:“不想搬离医院太远,因为随时有电话找我,我就要赶紧过去前楼(医院)看病人。”

  诺敏在信中说:“如果说1998年洪水灾害并没有在我儿时脑海中留下太多印记,那2003年的非典,无疑是浓重的一笔。”

  2003年,“非典”突然侵袭中华大地,首当其冲就是云春梅所在的呼吸科,尽管每年冬天和春天对于内蒙古来说,都是呼吸道疾病的高发季节,但那次肺炎更是严重到一瞬间打乱了所有人的生活节奏。

  “那时候我上小学,学校停课。因为医院接收受感染患者集中隔离治疗,我和爸爸不得不搬到爷爷家住,而妈妈在隔离病房救治患者。”诺敏回忆道。

  诺敏再见到云春梅时时隔几个月,她还记得爸爸带着她和妈妈见面隔着层层护栏,见到的妈妈也是被防护服重重包裹的“大白”,根本看不到真面目。

  诺敏说,长大后才知道妈妈当时面临着多大的危险。“可是她现在提起‘非典’时的情况也不过是一笑带过。”

  “2020年,妈妈已经快60岁了,她没有17年前的身体素质,却保持着一颗医者仁心。”在外求学工作多年的诺敏原本计划这个春节好好陪陪父母,却不曾想这一切被一场疫情打破。

  和17年前一样,云春梅再一次投入了这场没有硝烟的“战场”,就连春节的团圆饭,她也是在医院吃的加班工作餐。

  如今,新冠肺炎疫情形势逐渐向好,诺敏已经回到工作岗位,云春梅依然坚守在救治工作一线。

  在诺敏眼中,云春梅诠释了藏在医务工作者心中的信仰,而他们不论年龄、不比性别,只要披上白色的战袍就是战场上最美的“战士”。(完)

【编辑:白嘉懿】
  • 热点文章
  • 24小时
  • 7天
  • 30天